香港特区是否还需完成23条立法沈春耀回应

中新网7月1日电 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之后,香港特别行政区是否还需要完成23条立法?对此,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沈春耀1日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第7条明确要求香港特别行政区尽早完成香港基本法明确规定的国家安全立法,完善相关法律。

国新办1日上午举行新闻发布会,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沈春耀和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张晓明介绍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第四,香港特别行政区履行维护国家安全的职责,包括尽早完成基本法规定的有关立法。还有一句话在法律中也有明确,“完善相关法律”,也就是说香港特别行政区这个层面建立健全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可能也不限于23条立法。去年香港特别行政区有一个案例,依据的就是现行的《社团条例》,还有《刑事罪行条例》,现行的香港本地法律中还有一些法律也和国家安全有关。所以,从特区层面完善法律制度当然包括尽早制定基本法23条要求的立法,也包括其他方面。

“这都是重要的制度安排。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19次、第20次会议上已经作出了明确的判断,决定和法律是符合我国宪法、香港基本法,这部法律还符合全国人大决定的精神。所以这是一个整体的、相互都有密切关联的制度安排,应该能够得到有效的贯彻和落实。”沈春耀说。

随着新基建的加快推进,智能制造迎来了更好的发展良机。5G基站以每周1万多个的数量增长,多家龙头企业搭建的工业互联网帮助中小企业加入智能化大军……通过政府、企业等各方形成合力,持续深入推进智能制造,将会让更多的制造企业受益,并为产业转型升级和经济高质量发展释放更多新动能。

第二,两者又有很大不同。新出台的法律除了规定四类应予惩处的危害国家安全的罪行外,还包括许多其他的重要内容。刚才讲到实体法、程序法和组织法三类规范。再展开一点,内容有“两个层面”,包括特区层面的制度安排、国家层面的制度安排。“两个方面”,一个是建立健全法律制度,一个是建立健全执行机制。也就是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这两个方面的内容。刚才讲的实体规范、程序规范、组织法规范都在其中,新出台的法律内容比原来基本法23条设想的内容要广泛得多。

有记者问:香港基本法第23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该自行立法,禁止有关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和活动。请问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之后,香港特别行政区是否还需要完成23条立法。如何处理好23条立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有关法律以及香港现行法律之间的关系?

当前,智能化浪潮由线上向线下奔涌,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5G技术等数字技术与传统产业加快融合。从智能化改造,到搭建工业互联网平台,再到建设数字化车间、无人工厂、智能工厂等,智能制造成为传统制造行业转型升级的破题之举,不少地方已展开一系列的实际行动。

加快推进新一代信息技术和制造业融合发展,提升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水平,才能进一步加速“制造”向“智造”的转变

第三,是不取代。全国人大的决定、全国人大常委会出台的法律都不取代香港基本法23条要求特别行政区自行立法的规定。

“我想说明以下一些情况,很多国人、香港同胞也都很关心。”沈春耀表示:

智能化的意义不仅在于优化生产和供给,更在于能够借助大数据与算法成功实现供给与需求的精准对接,从而实现个性化定制和流水线生产的有机结合。一些老字号品牌通过消费端数据分析,制造出更适合年轻人偏好的产品,能让老品牌获得新生。一些制衣企业利用大数据技术,存储了个性化定制西装的所有信息,包括衣服每个部位的尺码、选择的材料、缝制时需要的工艺等,使得一条生产线上可以生产款式、面料、风格、尺寸等细节各不相同的西装。通过大数据和云计算分析,可以把线上消费端数据和线下生产端数据打通,运用消费端的大数据逆向优化生产端的产品制造,为制造业转型升级提供了新路径。

智能制造重在发挥智能科技和制造业深度融合的“化学反应”。工业互联网作为新型基础设施的重要内容,可通过实现人、机、物的全面互联,打通从研发到市场的全价值链。尤其是实现智能制造过程中,人工智能等新技术融入先进制造技术后,可实现从产品设计到生产调度、故障诊断等各个环节的智能化驱动,在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同时实现个性化、定制化的生产制造,从而提升产品的科技溢价。山东青岛的一份调查显示,智能化改造后,企业的平均生产效率提升20%以上、运营成本降低20%左右、产品研制周期缩短35%左右;江苏常州的一项抽样调查也显示,当地企业智能化改造后,智能车间产值提高约70%,单位产值成本下降约20%。而智能化的全面深入,还会催生数字制造、智能制造、服务型制造等新型制造模式,增强产品的市场竞争力。

沈春耀指出,要求香港特别行政区尽早完成立法,这是非常明确的。特别行政区方面,行政长官和特区政府也是明确表态在国家法律出台后要完善相关的法律。

加快推进智能制造,是制造业升级的必然路径,也是形成更多新的增长点的有效途径。不久前,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强调,“以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加快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加快制造业生产方式和企业形态根本性变革”。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明确指出,“发展工业互联网,推进智能制造”。这反映出,智能制造正日益成为未来制造业发展的重大趋势和核心内容,对推动工业向中高端迈进具有重要作用。加快推进新一代信息技术和制造业融合发展,提升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水平,才能进一步加速推动“制造”向“智造”的转变。

第一,23条规定了什么呢?它要求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一共规定了七种行为。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还有两种是和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者团体有关的活动,一共七种应予禁止和惩治。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出台的决定第6条授权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相关法律,切实防范、制止和惩治四类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和活动,即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组织实施恐怖活动以及外国和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事务的行为和活动。这四类是全国人大决定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相关法律来惩治的。所以一个七种,一个四种。其中,有两种行为是有交集的,一个是分裂国家,另外一个在23条中表述是“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在国安法中表述是“颠覆国家政权”,含义更为广泛、更为充分。

发挥智能科技和制造业深度融合的“化学反应”,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历史性交汇,为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提供了历史性机遇

沈春耀指出,香港特别行政区任何维护国家安全的立法及其实施,不得同全国人大的决定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新近出台的法律相抵触,不得同国家层面的全国人大的决定和法律相抵触。

(本系列评论到此结束)

沈春耀表示,23条立法,香港基本法的第23条规定,无论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还是在内地,是社会知名度最高的条款。这次国家采取立法措施,包括全国人大作出决定和人大常委会出台法律,很多人关心香港基本法现行第23条规定的立法。关于这个问题,在形成、提出和推进“决定+立法”的工作部署中进行了认真地研究。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通过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的第三条有明确要求。刚刚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第7条也明确要求香港特别行政区尽早完成香港基本法明确规定的国家安全立法,完善相关法律。

当前,数字技术开始由消费领域向生产领域、由虚拟经济向实体经济延伸,正在重新定义生产链条,自动化、数字化和智能化的新制造呼之欲出。在数字化车间,生产链条的各个环节进行积极的交互、协作与赋能,提高生产效率;在智能化生产线上,产业工人与工业机器人并肩工作,形成了人机协同的共生生态;而通过3D打印这一变革性技术,零部件可以按个性化定制的形状打印出来……软件更加智能,机器人更加灵巧,生产线更加“聪明”,网络服务更加便捷,生产方式不断优化,上下游资源加速整合。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历史性交汇,为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提供了历史性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