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前线的消杀卫士做好扫除病毒的“清道夫”

(抗击新冠肺炎)战“疫”前线的消杀卫士:做好扫除病毒的“清道夫”

中新网太原3月3日电 题:战“疫”前线的消杀卫士:做好扫除病毒的“清道夫”

显然,当时的医学知识不足以应付黑死病。治疗方法千奇百怪:将洋葱、蛇、鸽子煮熟剁碎敷于患处;喝醋,喝泻药,喝甜酒,喝大麦汤炖金箔,甚至喝砷和水银制成的“解毒糖浆”。最荒唐的疗法是,鞭笞患者祈求上帝开恩。

刘晓峰强调,社区是个大家庭,安全需要大家维护。民众积极参加爱国卫生运动,开展社区大扫除,严格遵守社区防控要求,做到戴口罩、勤洗手、常通风、不扎堆、不聚集,保持一米以上安全社交距离;有老人和孩子的家庭减少访客;解除隔离人员,请继续做好家庭健康管理,关注自身健康,如有不适及时科学就医并向社区报告。共同努力,让家庭环境更整洁,社区环境更清洁,让城市环境更健康。(完)

除了对物面进行消杀,张鹏翔经常会在隔离点与隔离人员对话谈心,帮助疏导他们紧张焦虑的情绪。他表示,“这是精神上的杀毒,也是至关重要的。我们与隔离人员都在与疫情作斗争,来自家人朋友和外界的关心都是我们战斗的动力。”

是的,黑死病不是被消灭的,而是随着若干社会因素的变化悄然消失了。大规模杀猫消灭不了黑死病,反而让老鼠更加有恃无恐地传播瘟疫。同样适得其反的还有不洗澡——黑死病来袭后,欧洲人相信体垢可以作为屏障让空气中的毒无法进入身体而拒绝洗澡,人为创造了更好的感染条件。他们却言之凿凿去迫害因宗教理由要每周洗澡、所以相对而言没那么容易被感染的犹太人。

控制传染病最重要的手段就是流调和消杀,如果说流调队员是排查病毒的“侦查兵”,消杀队员就是扫除病毒的“清道夫”。

作为一名消杀员,他已经在疫情一线连续奋战了一个月。这一个月,他每天早出晚归,吃住都在单位,没有回过家,但不管多忙多累,他都没有半句抱怨。

“我丈夫感觉不错,他很好。是的,他曾有过一些症状,但如果是平时,这些症状不会阻止他去上班的。他会吃点药,然后就去工作,因此真的没有什么大问题。”

作为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著名的席卷全球的瘟疫,黑死病凶猛传播背后,是欧亚大陆交通往来突飞猛进所伴随的人群流动风险的不可阻挡。生物间感染的风险,从那时就成为全世界、全人类面临的重大生存和发展威胁之一。瘟疫会不断改头换面,始终与人类发展进程共生。

人们闻黑死病色变,黑暗的中世纪欧洲陷入至暗时刻。这可能是人类第一次共同感到如此无助:瘟神无孔不入、没有国界、不分种族,任何一个国家都别想豁免。

沁水县城三个集中隔离场所的消毒、发热病人及重点观察对象的采样、流调人员使用的医疗废弃物跟踪消毒……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只要有消杀需要,他便会自告奋勇,奔赴一线。

矛盾就这样堂而皇之地被转嫁到社会贫苦阶层和少数民族头上,兴起迫害异教徒和少数民族的狂潮。在一些地方,吉普赛人被指传播黑死病而被烧死;许多人被诬陷为魔鬼,或与魔鬼订约,被处死和没收财产;与“异端”有联系的黑猫也被视为传播者,被大规模猎杀,一同受牵连的还有女巫——黑猫是女巫的化身,她们与大量野猫一起被送进火场……

同年,巴黎医学院发布了一份有关流行病的指南,建议用熏香和甘菊熏烤家中以及人员拥挤的公共场所,还推荐使用玫瑰水和醋定期清洗病人居住的房间。威尼斯成立了一个委员会负责监察城内防疫措施,包括转运尸体时应用特殊方式、确保墓穴挖掘深度和严禁曝尸街头。

刘晓峰表示,北京市疫情防控持续向好,但要清醒地看到,境外疫情仍在持续上升,近一周来,平均每日新增病例数在20万例左右,输入境内的病例也时有发生。任何麻痹都可能导致疫情死灰复燃。

1348年,瘟神兵分多路,征服了整个欧洲大陆,除了被海峡阻隔的不列颠群岛和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外,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幸免。而英格兰也没能撑过1349年春天,黑死病突然从加莱进入海峡群岛,然后长驱直入大不列颠,到5月,伦敦原有的5万居民只剩下3万。英国商船又把病毒带到斯堪的纳维亚,连格陵兰岛都遭了殃。

“我想对所有人表示感谢,通过短信、邮件、电话等发来慰问,真的让人感动。我同时理解,你们想知道目前的情况。”

他提示坚持晨练晚练的民众在外出时,别忘了保持社交安全距离,锻炼不扎堆,回家立刻洗手。当前正值暑期和汛期,降雨较多,湿度也大,容易滋生蚊蝇,要积极动手,清除积水,做好垃圾分类和及时处置,铲除蚊蝇滋生的不洁条件。

但民众太需要找到对灾难的解释了,替罪羊是一定要有的。小规模迫害发展为大规模种族屠杀,掌权人为保自己的权威,不仅默许这些暴行,还把坚持理性立场的议员和市长革职,推动了屠杀犹太人合法化、正当化。斯特拉斯堡的犹太人被烧掉住宅、扒光衣服、抢走财物、集中烧死;施佩耶尔的人们把犹太人的尸体装进啤酒桶放流到莱茵河里……在多个城市,绝望的犹太人用集体自杀的方式来表达反抗。

新冠肺炎疫情来势汹汹,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挑战,也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危难时刻,作为山西沁水县疾控中心病媒生物控制科职工的张鹏翔,全身心投入到疫情防控阻击战中。

从14世纪中叶到18世纪初,黑死病在欧洲间歇性多次爆发。几百年来,欧洲的医生编写了有关黑死病的医学专著300余部,但只是对其传染性有初步认识,成因却一无所知。现代医学揪出了鼠疫杆菌,破解了黑死病的传播途径:通过老鼠和跳蚤传播。黑死病就是臭名昭著的鼠疫,早在6世纪东罗马帝国时期就蹂躏过欧洲人。但时至今日,鼠疫杆菌从何而来还没有定论,黑死病的消退仍是西方疫病学家、历史学家长期争论的问题。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张鹏翔和同事们穿梭于没有硝烟的战场,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勇往直前与病毒作斗争,以实实在在的行动,全力以赴筑牢疫情防线。(完)

既然找不到头绪对瘟疫下手,那么清除一切“鬼祟”事物总是不会更坏的。如果说瘟疫是天灾,那蒙昧就是人祸。在黑死病大暴发后的二百多年里,西班牙以外的西欧和中欧,犹太人几乎绝迹。至于到底有多少犹太人惨遭杀戮,没有准确统计。

7月15日0时至24时,北京无新增报告确诊病例、疑似病例,已连续10天无新增确诊病例报告。按照北京市向国家卫生健康委报备的《常态化防控下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风险分区分级标准》,经评估,丰台区卢沟桥街道连续14天内无新增本地确诊病例,由中风险地区调整为低风险地区。

患者隔离、村庄隔离、往来人员隔离、货物隔离……欧洲各国从黑死病乍到时的一盘散沙,到先后采取集体防疫措施,再到国际间相互合作。一个共识是,有组织地集体性抗疫是最后各国先后摆脱黑死病的一个因素。

刘晓峰提到,近日,随着北京市中高风险地区陆续降级,部分封闭小区解封,集中隔离人员解除隔离回归日常生活,社区防控需持续保持高度警觉,做好服务和管理,继续严格“四早”要求,落实登记验码、健康监测、环境清洁消毒、健康教育指导等各项防控措施,督促居民做好环境清洁和个人防护,不麻痹、不厌战、不松劲,为全面有序复工复产复市复商做好准备。社区(村)和各单位以及各类市场要结合疫情防控,积极开展爱国卫生运动,开展清洁环境行动,做到居室、小区和街道、市场整洁;加强房前屋后、楼道、电梯、卫生间、运动器械等公共区域、公共设施的消毒管理,确保环境卫生安全。

犹太人被污名化几百年

布拉格以东约70公里的小镇库特纳霍拉有一座著名的“人骨教堂”,里面的烛台、吊灯等装饰品全部由人骨的不同部位拼凑而成,见者头皮发麻。在欧洲,类似的“人骨教堂”不值得惊讶,多个城市都有。这些人骨大多来自于14世纪中叶——席卷欧洲的黑死病在几年时间内夺走约2500万人(将近当时欧洲总人口的一半),以至生灵涂炭,尸骨遍地。

黑死病已成往事,那蒙昧和荒唐呢?也一并尘封在黑暗的中世纪了吗?

但意大利还是没能躲过浩劫。一位热那亚人到意大利北部的皮亚琴察去看亲戚,被禁止进城,当时下着雨,他在城门外哭着恳求到天黑,他的亲戚实在不忍心,偷偷打开城门,带他回家过夜。第二天早上,那位亲戚上街去……几天之后,皮亚琴察城里就没有活人了。几周之后,黑死病挺进米兰、都灵、维罗纳、佛罗伦萨……意大利全境遭殃,佛罗伦萨最严重,城里的9.5万人死掉了5.5万人。

“佛罗伦萨突然一下子成了人间地狱:行人在街上走着走着突然倒地而亡;待在家里的人孤独地死去,在尸臭被人闻到前,无人知晓;每天、每小时大批尸体被运到城外;奶牛在城里的大街上乱逛,却见不到人的踪影……”被誉为中世纪文学三杰的意大利作家薄伽丘亲历了这场黑死病,他在小说集《十日谈》中如是写道。

14世纪中叶,欧洲已经医学院林立:意大利20所、法国19所、英国5所、西班牙4所、葡萄牙2所,但医学界对这种发展极快的新疾病束手无策。尽管1347年意大利已有观察日记称,这种病可以通过相互交谈,甚至目光传染,但医生们多认为病因是体液不调,或遭了天谴。他们对黑死病到底会不会传染都还在争论,更别提对传染源和传播途径的认知了。

这首英国童谣《Roses》,相当于英国版《丢手绢》,小朋友们围成一圈,唱完最后一句就行屈膝礼。然而,童谣背后隐藏着惨烈:它描述的是欧洲黑死病暴发时,很多人临死前情绪癫狂,跑到大街上肢体乱舞,然后暴毙倒下。运尸车用鲜花盖在尸体上遮掩尸臭,烧尸的灰烬漂浮在空气中。

“家里没什么事吧?我今天一切都好,你和孩子在家也要注意勤通风、勤洗手,不敢大意。”挂断手机视频,张鹏翔这才带着一身疲惫沉沉睡去。

与黑死病纠缠的漫长过程中,欧洲人摸索出一些有效的防疫措施。著名医生基·德·肖里雅克(Guy de Chauliac)的方案是:用火清洁空气;用龙舌兰药丸清洁自己;用无花果和煮熟的洋葱去皮,加酵母和黄油混合,来软化体表脓肿;用番泻叶和其他好闻的东西舒缓心脏;用亚美尼亚粘土放松情绪。这位医生在1348年写下的病程记录,成为后世研究欧洲黑死病的经典文本。

作为从事专业消毒工作17年,累计处置大小疫情十几起的老消杀员,张鹏翔每次接到消杀任务,总是第一个穿好防护服,带齐装备,赶赴消杀点;第一个进入“疫”点,测量“疫点”面积,计算消毒药量,配置消毒液浓度;对疫源地的每件物品、墙面、地面、开关、门把手等物体表面,病人的分泌物、呕吐物、污染物、排泄物,病人乘坐的交通工具等进行严格的终末消毒,确保消毒效果。

作者 杨杰英 陈艳迪

“有一点体温升高,有一点头疼,但就这些了,这是他之前的经历,我和孩子们都非常好。”

作为人类历史上最恐怖、杀伤力最大的瘟疫之一,黑死病在欧洲留下深深的印记。在维也纳格拉本大街中央,在捷克克鲁姆洛夫小镇广场,都矗立着黑死病纪念柱,铭刻那段至暗历史。往事不堪回首。

消杀过程中,由于每次消毒作业都需要2-3个小时,张鹏翔和同事们需要背着笨重的消杀工具保持着一种姿势,闻着刺鼻的消毒药水味进行作业。

阿济迈的惨烈遭遇,只是犹太人因黑死病受迫害的序幕。很快,德国、法国各地都开始审讯犹太人,然后如愿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供词,甚至在没有犹太人的地方,也找到了被犹太人买通的“内奸”。尽管有议员提出:刑讯逼供的供词不可轻信,而且死于黑死病的犹太人也不在少数,难道他们傻到连自己人一块毒死?在巴塞罗那等大城市,还镇压过反犹太人的暴动。

被感染者面部、颈部、腋下、腹股沟长出大肿块,皮肤出现黑斑,大多会在感染48小时内死去,当时的人给这种瘟疫起了个形象的名字——黑死病。

“我想分享身边的医生对我们所说的,很显然,这病毒并不致命。对于某些特定人群来说可能是的,但大多数人都只会有一些温和的症状,然后就好了。也许一些人会比其他人有更多的症状,但不会出现特别糟糕的情况。”

“这是我的本职工作,我只是尽了自己的一点微薄之力,希望疫情能够早点过去,一切可以恢复往日的热闹和美丽。”据统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张鹏翔和同事们累计出入消杀现场40余次,消杀面积达10余万平方米。

治疗无望的欧洲人惶惶不可终日,各种谣言和论断开始满天飞。人们发现当地的犹太人居然没有感染黑死病,开始怀疑黑死病是犹太人在井水里投毒制造的。没多久,在瑞士日内瓦附近的小城西恩,这个“投毒”的犹太人阿济迈就被抓住了。这名药剂师不堪忍受被烙铁烧腋下、脚底、生殖器,被铁钳将指甲一片片剥下,终于向法官“承认”:用青蛙、蜥蜴和人肉制成毒药,然后分发给其他犹太人往水井、河流中投毒。

居住和卫生习惯上的变化,也拉开了人与老鼠、跳蚤接触的距离。工业化进程导致木材短缺,出现砖石结构的房子,老鼠没有了稻草屋顶作为方便的居所,跳蚤也就很难有机会从老鼠身上跳到下面的人身上。随着城市公共卫生条件的改善,欧洲人告别了街道上遍地粪便的时代。

卡发城沦陷后不久,瘟疫乘坐热那亚商人的船,沿着黑海航道来到西西里岛的墨西拿港。1347年10月,热那亚和威尼斯中招,热那亚政府禁止外来船只入港,无处容身的商船只得携带着病毒辗转到马赛登陆。意大利很紧张,立刻禁止热那亚和威尼斯两国公民入境,而法兰西还不知道瘟神已近在咫尺。

隔离是当时对抗黑死病最有效的手段。威尼斯在1374年成为第一个禁止来自疫区的旅行者和商人进入的城市,很快其他意大利城邦也开始效仿。1377年,亚得里亚海东岸的拉古萨共和国首先要求所有来自疫区的商船在港口外指定地点停泊40天后才允许靠岸。1382年,意大利帕多瓦大学一位教授致信米兰公爵,建议在瘟疫期间禁止结婚以避免人群聚集。

1346年,克里米亚半岛上的卡发城——当时热那亚共和国在黑海上的一个商业殖民地突发瘟疫。正常人一个个倒下,死亡人数很快超过活人。政府用木杆把无处掩埋的尸体就近推入大海,港口为之废弃。

每次消杀任务结束,他们全身都会被汗水浸透,身上脸上满是勒痕,嗓子都发干发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