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又改口了若因违法送到内地审讯我都脚软

(原标题:黎智英又改口了:若因违法送到内地审讯 我都脚软)

海外网8月25日电 乱港头目、“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早前因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而被拘捕,此后获得保释候查。他此前在媒体节目中回应事件时,曾声称即使被捕后或会送到内地审讯,“也没有恐惧”。但就在24日,他又改口了。

香港警方曾在今年2月28日拘捕了黎智英、李卓人和杨森,3人涉嫌参与一宗发生于2019年8月31日的未经批准的集结。4月18日,警方拘捕黎智英、李柱铭、何俊仁等15人,他们涉嫌与去年(2019年)发生的未经批准的集结案件有关。8月10日,警方拘捕了黎智英等10名犯罪嫌疑人,部分人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这是黎智英今年第三次被香港警方拘捕。

陈伟强指出,目前警方对黎智英检控列出的表证材料也成立,包括其曾任职中情局的助手马克·西蒙(Mark Simon),支持“我要揽炒”专页的运作,呼吁外国制裁香港特区政府等。因此,黎智英在采访中自称“因捏造出来的指控被捕”的说法,非常不正确。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黎智英第一次为自己的罪行改口并“叫屈”了。此前被保释后,他就被曝依旧“行程紧密”,本月13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更是狡辩称,自己是因为被捏造出来的指控被捕,辩称自己从来没有支持过“港独”,从没给过相关活动一分钱,并大言不惭地称“我应该被假定无罪”。

就在作出此次表态的同一天,黎智英因被控涉嫌一宗刑事恐吓案在香港西九龙裁判法院提堂,法庭随后裁定案件表面证供成立。该案于20日、21日、24日提堂期间,法院大楼外先后有数十位市民手举写有“起诉黎智英、严惩卖国贼”“勾结外国、乱港黑手”等字样的标语,呼吁法院彻查黎智英。

综合香港东网等媒体报道,24日中午,黎智英出席前香港特区议员刘慧卿的一档节目时,突然改口称如被捕后要到内地审讯,“我都脚软”。谈到现在社会上有部分人支持所谓“揽炒”,曾支持市民上街“抗争”的黎智英这次却又“打倒昨日的我”,声言一旦“揽炒”,香港就会“玩完”,呼吁现在应重新思考。

不少网友也纷纷讽刺称,“不心虚就不会整天想着走啦。一个月三次想逃,惶惶不可终日,自食其果”“肥佬黎害了无数年轻人,就算终身监禁都不能抵消他的罪孽”。还有网民讥讽黎智英是“戏精”:“逃不掉,又强行给自己加戏”。

人们担心一个年轻人因此而前途尽毁,不仅是同情心,也是同理心的体现。宽宥犯错误年轻人的方式有很多,前提是犯错者能够真正认识到自身错误,并且吸取教训改过自新。无此前提,宽容很有可能成为纵容,并由此造成更为严重的后果。法律的作用之一,就是通过强制力来矫正偏离法律轨道的不法行为,这同样是拯救一个年轻人的方式。更何况,法律并非完全不讲情理。若大学生偷外卖最终正式定性为刑事案件,检察机关是有权视犯罪情节和危害情况,决定是否提起公诉的,也就是所谓的有罪不诉。事实上,比此作案者还穷的大学生在社会中并不少见,此案嫌疑人起码还在南京市区租住房屋。相比之下,那些送外卖的骑手中,恐怕也有家庭状况比他更差的吧,也难免会有骑手正在用送外卖的收入支持自己的兄弟姐妹读大学。这些事实,都说明贫穷不是偷窃的理由。

黎智英此言随即遭到香港理工大学专业及持续教育学院讲师陈伟强狠批,称这是彻头彻尾的砌词狡辩。陈伟强说,警方检控黎智英的罪名是“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而非“分裂国土”的罪名。至于黎智英称自己没有支持“港独”,陈伟强认为这是他在转移视线,以误导公众相信其“死撑”的这套说词。

也正如警方最新通报所示,作案者的动机是一种对微小事情的主观报复。由此更应该从中吸取法律教育方面的教训。从此次大学生偷外卖行为,以及近年来大学生涉及各类案件来看,个别大学生的道德意识和法律意识与其教育程度极不相当。提升道德意识和法律意识,是大学教育必须强化的方面。(陈城)

无论如何,社会道德的指向应该与社会基本是非观念相吻合。毫无疑问,大学生偷外卖的行为,是违法行为,这是不能含糊的,也没有任何借口可以为这种行为开脱。虽然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盗窃犯罪的金额认定标准有了较大幅度的提升,但根据最高法、最高检2013年公布的《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之规定,二年内盗窃三次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多次盗窃”。司法解释对于既遂三次以上的盗窃并无价值认定要求,根据警方的结论,该作案者既遂的偷外卖行为已达10多次,显然符合多次盗窃的判定。

(责编:李依环、熊旭)

现年72岁的黎智英目前已有5宗刑事案件在身,共面对7项控罪。包括“刑事恐吓”、“组织及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等。此外,黎智英曾先后三次申请离境赴美,均被法官拒绝,要求其在保释期间一直留在香港。

7月20日傍晚,南京警方公布了最新案情进展。作案者已于2018年毕业,目前在南京某公司工作,有固定收入,家中3个姐姐均有收入来源,作案动机为其购买的外卖餐食被拿走,遂产生报复和占便宜的心理。

作为一名成年人,一名受过高等教育的本科毕业生,该作案者理应早已形成公民的基本价值观。偷外卖,既于法不容,也有违价值观约束。当然,透过舆论,可以看到生活在相对较好状态下的人们对此于心不安,对作案者抱以同情,但这并不能说明人们丧失了道德是非。

事实已然完全反转,不过公众看待此次事件的态度仍然值得深思。复习考研、知名大学生、姐姐辍学、偷外卖,在几个关键词的勾勒下,基于人类天然的同情心理,一个家境贫困但又努力求学,甚至为了果腹而不得不去偷外卖的人物形象跃然纸上。只因这些,网友讨论中,已然有不少观点偏向于作案者,甚至有网友觉得外卖价值较低,累计数额不构成犯罪。更有人将“一个人为钱犯罪,这个人有罪;一个人为面包犯罪,这个社会有罪”的言论,作为应该在此事上宽容善待此作案者的逻辑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