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上台对华为TikTok有何影响外媒敌意减少但基本政策不变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极客网,作者:极客网。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如果拜登胜选,华为、TikTok等中国企业与美国的关系能否好转?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之后极力推行“美国优先”政策,他的一些做法的确有些“过火”,但在过去几天事情似乎有所缓和,可能是大选吸引了注意力。

光线传媒2020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营收2.59亿元,同比减少77.86%,净利润为2957.2万元,同比减少80.46%,扣非净利润则为亏损1318.76亿元,同比降119.22%。

我们再来听听其它媒体及组织的看法:

拜登对华态度也是强硬的,除非新安全顾问拿出足够的理由,否则谷歌与华为的合作禁令不太可能解除,但很多人认为拜登上台后双方的关系应该不会更加恶化。

Tech London Advocates的Russ Shaw认为:“拜登有希望采取更为合作的策略,从而让紧张变得缓和一些。在贸易关系方面拜登也有可能会更加温柔一些,但面对网络安全、专利窃取等问题时仍然会保持谨慎。”

中国科技实力不断增强,美国双方的立法者都很担忧,不论谁当选下一届总统,这都是他必须面对的问题。

特朗普政策从多个领域向中国及中国科技企业发起进攻,比如打压华为、TikTok,禁止将美国半导体制造设备出口给中国企业。对于一些在中国制造的美国商品,白宫加征关税;特朗普还曾说过希望科技企业将制造、生产带回美国。加征关税迫使企业重新考虑在中国的制造业务,美国消费者购买产品时可能会涨价,但所有这些并没有让美国科技制造迎来复苏,职位没有增加多少。

站在华为的角度看,它也不太可能会回到Google Play Services的怀抱。华为奥地利分公司总经理Fred Wangfei之前就曾说过不会回归。但华为也曾说过“开放Android生态系统仍然是我们的第一选择,如果无法继续使用,我们有能力开发自己的替代品。”

分析师们认为,中国企业正在等待美国大选结果,然后才能决定如何应对;不过没有迹象显示拜登会明显改变对华策略。Evercore ISI分析师C.J. Muse在报告中指出,Nvidia收购ARM正在等待中国的批准,而这一批准可能会受到大选的影响;未来如果拜登胜选,中国的监管门槛可能会降低一些。

万达电影、上海电影、横店影视等个股早盘也纷纷下挫,截至发稿仍维持绿盘。

此外,《我和我的家乡》主要出品方和发行方北京文化(000802.SZ)股价早盘也高开低走,截至发稿跌逾2%。

不过,原本大热的《姜子牙》有点出乎意料,上映以来口碑不断下跌,从最开始的8.7跌至目前豆瓣的7.0,票房也从国庆前两天的领跑,最终居于第二,而光线传媒作为主投、主控方,股价受影响大跌。

声明: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Wedbush分析师Dan Ives普遍认为,在中国科技与政策问题上,拜登的态度可能会温和一些。政策温和对美国科技企业有利,它们在中国流失客户的速度可能会放慢。比如苹果,中国为苹果贡献15%的营收;还有半导体公司英特尔AMD,它们在中国也有庞大的业务。尽管如此,拜登提出的“美国制造”计划有些地方与特朗普一样,比如向美国制造增加投资,在研发上扩大开支。

美国大型科技公司可以怀抱希望,一旦拜登上台,美国与东方的关系可能会缓和。Wedbush分析师Dan Ives指出,拜登当选可能会让中美“科技冷战”变得缓和一些。他说:“对于苹果、思科及其它半导体企业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中美在5G领域争斗不休,这些企业站在最前线。从政策平台传来的消息显示,华尔街认为拜登上台可能会对中国科技采取更温和的态度,政策方面亦如此。在企业、消费科技生态系统领域,中美的紧张关系可能会缓解,言辞会趋向温和,但一直以来存在的隐私、专利窃取问题仍然会是焦点。”

为什么打压华为、TikTok?特朗普的理由很简单:威胁国家安全。CNNCNN主播约翰·金(John King)多次表示,特朗普漠视真相并不罕见。

C.J. Muse称,中国想壮大自己的半导体产业,拜登上台之后来自美国的压力可能会小一些;这对美国半导体设备制造商是一个好消息,Applied Materials、Lam Research和KLA将会因此受益。他还说:“对于华为中国问题,在华盛顿DC两党已经达成一致,政策得到了两方的支持。拜登上台之后中国半导体问题会不会被搁置?我觉得这种可能性并不太。”但Muse也承认,相比特朗普,拜登对中国的敌意少一些。

天风证券近期发布的研报则认为,影视行业受到疫情冲击,短期业绩受到明显影响,“但我们始终认为优质公司的长期逻辑并未改变,而行业承压也将继续加速出清,提升龙头集中度,无论是上游制作公司,还是下游渠道,龙头公司在中长期维度都是受益的。光线传媒作为电影内容领军,多年耕耘不断巩固优势,并牢固把握动画电影优质赛道。”

一旦拜登当选,有两个问题值得我们思考:第一个问题,美国会不会允许华为再次与谷歌合作?第二个问题,华为想不想再次与谷歌合作?

Wedbush分析师Dan Ives认为,拜登上台之后如果双方关系不能好转,中国可能会用监管手段打击苹果、思科、英特尔。

拜登会不会抛弃特朗普对华科技政策?简单回答:不太可能。在竞选期间,拜登的口气和特朗普一样,承诺不会在科技领域让步。但拜登也说特朗普的政策“零散无效”,他会拿出“更协调、更有效”的策略。